荞麦狂龙——青春不无故绽放,从秦声细发看辛鹏厚积
2020-09-04 17:22:13    来源:本文章来源于网络

这是生于70、80年代,成长于90年代,记忆中充斥着卡带随身听、彩电、路边卡拉ok、录像厅、出国梦的一代人共有的集体回忆,经典的元素和场景,配合富有代表性的角色和剧情,观者很容易就会跟随镜头进入其中,找到属于自己的共鸣。女孩可能从云荞的身上,看到了曾经叛逆张扬,对未来充满憧憬的自己,或者在李麦身上找到追逐梦想的热忱与执着,辛鹏饰演的秦声则会更多让男观众产生共鸣。虽然初到海城就遭遇不幸,但是他从一个胆小怕事,说话都不利索的烤串小哥,到抓起炉钩子跟帮派玩命的县城版陈浩南,兑现诺言带云荞来到海城,命运的大起大落和戛然而止,喷发出惊人的能量。

如果荞麦和吴峰表现出更脆弱的爱情、理想的失落和无助,那么秦生这个角色,就会在平底锅中闪现绽放,展示出青春的肆意和无限的可能性。秦生刚出现,感觉有点不配云荞,被父亲欺负的流氓也不敢吱声,只会一边烤串一边看着青竹马云荞咯咯地笑,外表很舒服,但缺乏一个小男人应有的刚性,但经过几场戏,每个人都会发现他是真正的男人,流氓头打云荞,他不敢回手,而是一次又一次地把瘦脖子抬起来,一个她是我的马说了几次,一个小结却让人尊重,因为他在行动这条线上。

然后是和云荞去游戏厅要钱,月黑风高夜,急促呼吸声根本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,却无时无刻不挡在云荞身前,经历过这一夜之后,他就变了,从家乡到海城,海阔天空,像中世纪的骑士一样呼啸而过,无所畏惧,把小破摩托骑出了悍马的感觉。通过这一连串的戏份,辛鹏演出了人物先抑后扬的转变与反差,无论是前面的弱鸡样子,还是后面在云荞激发下的爆发,都非常到位。其中有几场戏让人印象深刻,包括在录像厅里被亲了一下后的懵懂羞涩,在钟楼上调整天线听云荞唱歌时的幸福满足,对比被老爸当众羞辱时深隐的痛与自尊,来到海城之后被彻底放飞的笑声,情感呈现得非常丰富。

这不是辛鹏第一次挑战这场多层次的表演,在之前的李晓峰的<女孩哪吒>中,他表达了一个男孩的绿色情感自然流畅,没有雕刻痕迹,或者李晓峰的灰烬重生,他是一根神奇的头发,表面的冷漠和神经质,年轻人的心被仇恨描绘成丝绸,前后十年的清晰和可辨,与黄爵的对手著名的场景,表情耐人寻味,有远远超出年龄的复杂心理变化,最后的戏剧爆发竟然有困兽的影响,令人胆寒。作为一名90后的年轻演员,辛鹏有着出众的外表和同龄人罕见的大屏幕特征。他的表现总是试图穿透表面,呈现人物内心的涌动。这使每一个作品和人物都值得品尝,从失去的孤儿、哪吒女孩到灰烬、荞麦疯狂生长,都是一样的。